快捷导航

散文:又见桑葚子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11|回复: 0

101

主题

568

帖子

4

好友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919
发表于 2020-4-15 08:1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散文:又见桑葚子
  作者:香袭书卷
  刚到四月,就与卖桑葚的人相遇。他推着一板车的水果沿街叫卖,我就是看了一眼,便停下了脚步。是桑葚,留住了我。卖主用的是一个大型的红色塑料盆,装着满满一盆子的桑葚,那迷人的深红,太诱人了。
  桑葚在各个地区,成熟的时间不一样,阳历四月的桑葚,应该是从南方运过来的。南方气候暖,桑葚成熟得早。板车上的桑葚,个大,色正。“桑葚子多少钱一斤?”“十二块钱一斤。”我暗暗惊叹,这样的一个野果子,能卖出这样的价钱。
  桑葚,应该是很多人记忆中果实。它那汁液饱满的甜味,在目光触及到桑葚的时候,就弥漫在了唇齿之间。紫红色的外表,在水果中原本就是一种别样的美丽,再加上它带着田野中风吹过的味道,愈加让人怀念起那些在风中采摘桑葚的日子。
  提起儿时的水果,最能说道的就是在树上自己摘下的一些果实。比如挂在枣树上,用竹竿敲下的枣子,还有路边偷偷摘下的杏子,以及在郊外田野中自由生长的桑葚。天然的果实,就是口感好一些。
  上学时读《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,鲁迅写下:“不必说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椹;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,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,轻捷的叫天子(云雀)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。”就是那紫红的桑葚,从此就与书香气息有了关联。
  背诵这篇课文时,我们排着队去讲台上,合上课本,对着老师逐个背诵。背不下来的同学,就会在放学之后,留下来继续背诵。记得,那时的语文老师,坐在一个木制的高凳子上,认真地听着我们背书。她不看课本,我们哪里背错了,都逃不过她的耳朵。
  紫红的桑葚,它勾起了我的许多回忆。那时,年少。少年的心事里,哪里能够理解老师的苦心。就像是少年时,我们对着桑葚子,只会择了颜色黑红的,赶紧放入口中。还不会反复思考的年岁,只能看见表面的苦与甜。殊不知,那时读书的苦,成了后来生命中的甜。那时的桑葚子,也成了永远也回不去的滋味。
  有着“五月桑葚胜人参”的说法,可见桑葚的营养价值是极高的。有会生活的好友,在桑葚成熟的季节,相邀去郊外采摘桑葚,拿回家做出“桑葚酒”。她们告诉我,做桑葚酒很简单,把桑葚洗净,蒸个五分钟杀菌,把蒸好的桑葚晾干,装入一个干净无水的瓶子,放一些冰糖和酒,置于阴凉地方密封保存,一个月之后就可以食用了。
  老友聚会时,芳姐曾带来了一罐“桑葚酒”,包装是讲究的陶罐,是她出差在外地,遇见了桑葚酒,就带回来两罐。自古以来,中国人都是最重视情分的。我们把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,寄于大自然赠予的各种植物果实中,做出了浓厚醇香的酒。喝的不是酒,而是浓浓的情分。
  也有老人,把桑葚洗净,放在搪瓷罐子里,熬制成“桑葚酱”。智慧的中国人民,总是会通过自己的双手,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老阿婆的手工“桑葚酱”,是一种匠心传承。桑葚子在老人手中,经过慢火熬制,便留住了岁月的馨香。老人把亲手制作的酱品,端上饭桌,看着孩子们就着酱,大口地吃着米饭。老人的脸上皱褶便散了开去,眉眼含笑。
  我开始回想,最近与桑葚亲密接触的时刻。那是在前年的八家湾水库,春日去那里踏青,因为八家湾有个庄户人家,做的是地道的乡下菜,我们会在天气好的日子,约上几个朋友,去那里坐坐。
  八家湾的庄户人家,距离水库边,有一小段距离,需要走弯弯的山路。山路两边种的庄稼,在桑葚熟了的季节,也是长势旺盛。一路欢声笑语,山路的拐角处,立着几棵桑葚树,树上挂满了紫红色的小灯笼。
  “啊,快点来呀,这里好多桑葚子呀。”走在前面的女伴,惊呼声穿过山野,落在桑葚子上,桑葚也可爱了起来。我们奔着桑葚而去,一个个兴奋地像个孩子。有人把桑树的枝干拉低,有人负责采摘,有人在拍照,有人站在山风中,憨厚地笑着。
  没有报纸,就把同行女伴的纱巾,用来装桑葚子。爱美的女伴一年四季,都少不了一条纱巾。此时正好派上用场。可惜了她那昂贵的纱巾,不一会就染上了桑葚的颜色。不知道后来洗掉没有,原谅我们当时一起很不地道地笑了。
  生活的乐趣,并不是华服锦食,更多的是性情契合的人,在一起经历过一些有趣的事情。就连最平常的桑葚子,也是承载着乐趣的载体。万物有灵,万事有趣。只是我们内心的感受不同,有趣的人,随时都能采掘到生活中的乐趣。
  鲁迅笔下“紫红的桑葚”,长在八家湾的山路旁,迎着原野的风,结出满树的桑葚。一只鸟飞来,停在桑葚树上,享受着春天的美食。我们的说笑声,反而成了为它伴奏的音乐。鸟儿只顾着享用桑葚,我看见了人与人之间的友爱,人与自然的和谐,人与鸟类的共鸣。
  四月的桑葚,我断定它是长在南方。因为中原地区的桑葚,还是初小泛青。再过一个月,桑葚子熟了的时候,我们再去寻那几棵桑葚树。
  儿时,吃桑葚是一件美丽的事情。小小的个头,就站在桑树下,踮着脚尖,摘几粒能够摘到的桑葚子,直接放入口中,小嘴咀嚼,满口甜汁。红色的汁液顺着嘴角溢出,顿时脸上像是唱戏的人儿,化了粉墨浓妆。
  我记起自己的红色小皮鞋,在桑葚树下的模样。还有那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女孩,对未来生活满脸的期待。春风吹在她红彤彤的脸庞,与桑葚一样自然美丽。天然的美,落在幼小的心灵,成了一粒种子,盛开在此后经年里,年岁便跟着是美的。
  我在与板车上的桑葚相遇的第二天,去超市,超市的货架上,也摆上了个大色正的桑葚。我就开始怀念起郊外的桑葚来,甜品铺的冰激凌上,放几个桑葚,于是城市的故事,就多了几分旷野的风情。
  光阴里难忘的不是某一件事,某一个人,而是我们在某一个场景中,经历过的事情。而恰巧,那个场景中,春风在,你在,还有桑葚也在。于是,怀念就有了一种童年的纯真和逐渐趋于成熟的性情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推荐

散文:“闭月”貂蝉:“美人计”留韵的娇媚

2020-04-10 名人谈散文

散文:“沉鱼”西施:忍辱负重的绝世美人

2020-04-10 名人谈散文

写散文要说人话

2020-04-10 名人谈散文

林徽因与冰心:民国两大才女之间的掐架往事

2020-04-13 散文的故事

从谢婉莹到冰心,从聪慧少女到进步女性

2020-04-13 散文的故事

林清玄:三十岁后始觉悟

2020-04-09 散文的故事

鲁迅笔下那些人,你还记得谁?

2020-04-09 散文的故事

余秋雨:生命的最高精彩

2020-04-09 散文的故事

让散文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麻烦到散文吧管理处反馈
  • 我的电话:不给不给就不给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倾城散文网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飛     ( 闽ICP备18007999号-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