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导航

朱自清《冬天》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931|回复: 0
发表于 2020-4-13 15:0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只要有标准答案,那文章所想表达出的意思就被人为的偏移了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有时候想要读懂文中所蕴含的意义,需要阅历去支撑。当你经历过一些人和事之后,重读文章,会突然地因为某一段描写,甚至某一个词,感受到作者埋藏在其中的情感,以及感叹其深厚的笔力。青少年们绝大部分都没有这种阅历,甚至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只有基础知识的积累,广而不深,博而繁杂。根本就没经历过的事情,让他们通过文字去体会其中的情感,只是空架子而已。尤其是为了拿分,他们看到的,只是出题人给他们制定好了的,已经标准化的答案,这种情况下,文学,就需要天赋支撑了。

散文读不懂?照样得高分!

【学过石油的语文老师】

  冬天
  作者:朱自清
  说起冬天,忽然想到豆腐。是一“小洋锅”(铝锅)白水煮豆腐,热腾腾的。水滚着,像好些鱼眼睛,一小块豆腐在里面,嫩而滑,仿佛反穿的白狐大衣。锅在“洋炉子”上和炉子都熏得乌黑乌黑,越显出豆腐的白。这是晚上,屋子老了,虽点着“洋灯”,也还是阴暗。围着桌子坐的是父亲跟我们哥儿三个。“洋炉子”太高了,父亲得常常站起来,微微地仰着脸,觑着眼睛,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,夹起豆腐,一一地放在我们的酱油碟里。我们有时也自己动手,但炉子实在太高了,总还是坐享其成的多。这并不是吃饭,只是玩儿。父亲说晚上冷,吃了大家暖和些。我都喜欢这种白水豆腐,一上桌就眼巴巴望着那锅,等着那热气,等着热气里从父亲筷子上掉下来的豆腐。
  又是冬天,记得是阴历十一月十六日晚上,跟S君P君在西湖里坐小划子。S君刚到杭州教书,事先来信说:“我们要游西湖,不管它是冬天。”那晚月色真好,现在想起来还像照在身上。本来前一晚上“月当头”,也许十一月的月亮真有些特别吧。那时九点多了,湖上似乎只有我们一只划子。有点风,月光照着软软的水波,当间那一溜儿反光,像新砑的银子。湖上的山只剩了淡淡的影子。山下偶尔有一两星灯光。S君口占两句诗道:“数星灯光认渔村,淡墨轻描远黛痕。”我们都不大说话,只有均匀的桨声。我渐渐地快睡着了。P君“喂”了一下,才抬起眼皮,看见他在微笑。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S君还常常通着信,P君听说转变了好几次,前年是在一个特税局里收税了,以后便没有消息。
  在台州过了一个冬天,一家四口子。台州是个山城,可以说在一个大谷里。只有一条二里长的大街。别的路上白天简直不见人;晚上一片漆黑,偶尔人家窗户里透出一点灯光,还有走路的拿着火把,但那是少极了。我们住在山脚下。有的是山上松林里的风声,跟天上一只两只的鸟影。夏末到那里,春初便走,却好像老在过着冬天似的;可是即便真冬天也并不冷。我们住在楼上,书房临着大路;路上有人说话,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。但因为走的人太少了,间或有点说话的声音,听起来还只当远风送来的,想不到就在窗外。我们是外路人,除上学校去之外,常只在家里坐着。妻也惯了那寂寞,只和我们爷儿们守着。外边虽老是冬天,家里却老是春天。有一回我上街去,回来的时候,楼下厨房的大方窗开着,并排地挨着她们母子三个;三张脸都带着天真微笑地向着我。似乎台州空空的,只有我们四人;天地空空的,也只有我们四人。那时是民国十年,妻刚从家里出来,满自在。现在她死了快四年了,我却还老记得她那微笑的影子。
  无论怎么冷,大风大雪,想到这些,我心上总是温暖的。

写作手法和修辞手法的区别:三、应用范围不同:1、写作方法,应用在于文章整体。是为了在文学创作中塑造形象、反映生活。针对不同的情况,可以选择不同的写作方法。像《白杨礼赞》一文借赞美白杨树挺拔向上、不屈不挠的精神来赞美北方的农民,采用的是象征的写作方法。2、修辞手法,应用在于文章中部分语言。是为了提高表达效果,对所使用的语言进行修饰、加工、润色,以提高语言表达效果的方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推荐

散文:“闭月”貂蝉:“美人计”留韵的娇媚

散文:“沉鱼”西施:忍辱负重的绝世美人

写散文要说人话

林徽因与冰心:民国两大才女之间的掐架往事

从谢婉莹到冰心,从聪慧少女到进步女性

林清玄:三十岁后始觉悟

鲁迅笔下那些人,你还记得谁?

余秋雨:生命的最高精彩

让散文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麻烦到散文吧管理处反馈
  • 我的电话:不给不给就不给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倾城散文网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飛    ( 闽ICP备18007999号-3 )